一只大烧卖

叫名字不要叫大太,主营布袋戏OOC同人,温赤日月不坚定杂食,坑多,更新看脸。

哇,第一次见到这种直白说出“我就是嫉妒你360°无死角的美貌”的反派……关键是说完这话他就把兰哥的面皮给扒了……可怜的兰哥,虽然千岁兰也很可怜,但是……她没有兰哥好看啊……

(说起来他俩的细平眉还真是很有夫妻相)

p2 一小段个人觉得非常精彩的打戏,剑剑到偶,近中远上中下镜头切换,还同时兼顾了物理和法术攻击……争王记以来的打戏都很精彩,比黑暗期提高的那可不是一点两点。

p3 谐星兰哥

渡生剑:悦兰芳,如果你是男人,就与我出天坛相杀

兰哥:好!(丝毫未动)

p4 安排的明明白白……

p5-6 沉迷兰哥的盛世美颜不能自拔,啊,真水~


记录一段将来会被打脸的口白(龙图霸业23):

花姬:百花争艳,就算能在一时绽放光彩,终有一天,也必将凋零枯萎。

兰哥:万物有生便有死,落叶归根,乃是天地循环不变的定数。

花姬:你对生死超然吗?

兰哥:非也,我不少圣人,无法面临死境而安然自得。

花姬:那就算明白这个道理,不也是枉然?

兰哥:道理人人会说,悦兰芳虽然看阅千经百典,但是却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做法。对我而言,人的一生不过如同南柯一梦,只是别人认为我自私,认为我残害忠良,但是在这个现实的武林,谁不自私,谁不铲除异己,否则武林也不会动乱至今。

花姬:你好像对现实非常的不满。

兰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知我为何会出生在这个乱世,但是我既然立身在此,我就必须为生存而拼斗。

花姬:当初,你立身四大公子在内,又是堂堂汗青编之主,为何还会对现实如此的不满,导致今日走向如此的困境?

兰哥:一失足成千古恨,对武林所谓的正道而言,我也许十恶不赦,但是事后他们投入天策麾下,与我当初之决定又相差多少。只是,我没照他们的意思去做而已。

花姬:你所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兰哥:有时候连我自己也不知,权势虚名,我早就已经享受过,但是仍然感到空虚。现在的我,只想为自己而生存,因为有一日,我要让世人明白,其实他们跟我,又有何不同。同样是为了生存,我只是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兄弟,但是那又如何,一个人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最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花姬:你的求生意志令人欣赏。

兰哥:是悦兰芳多言了。


祝兰哥早日拿回面皮……

(兰哥:这不是取决于你自己补剧的速度吗)

本来截了个gif想吹一波黄大的……但是看到洛子商狗带使我整个人都薛之谦了……吹不动……虽然知道会复活也吹不动……
总之就是黄大的常规操作吧……大概就是前一秒驯刀者警告经天子“这个武功练多了会变得不男不女”下一秒nili小经经就不好好说话半句男声半句女声了……然后操偶也随着黄大的声音改变……女声时优雅的摇男声时疯狗一样的摇……太默契了……
其实布袋戏就是一种默契呢……即使是八音才子也不能真的说出男女老少几千个角色音……总有一部分得靠观众识别其中差异再加以脑补……这就是观众与口白的默契……一旦养成这种默契了你就再也回不去国语了……怎么听怎么尬配棒读……口白与操偶师之间也有默契……这个不用细说了吧…还有整个团队间的默契……团队与观众的默契……就是这种默契令我着迷……想想看你日常生活中哪来这么多默契……跟你父母还吵架呢遑论陌生人……但就是能通过这个小小的布袋戏跟辣么多素未谋面的人达成默契……突然就感动了呢……

虽然已经剧透有预告了而且知道会复活而且那个死法是确实老洛自己作的(真·画作)看到了还是很不适……神他喵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怎么我站一个cp就被拆一个呢……有毒吧……
小黑衣你的新虎皮衫略丑,配上那头散发格外山大王……仿佛随时都会喊出“来人去抢那个白衣给老子当压寨夫人”……哎这个脑洞不错……
兰哥果然谐星了……虽然脸和台词都很正直但是被秦假仙吓到这种桥段是谐星无误了……好加在脸和台词都是正直的可以假装不谐星……

《美妆博主教你如何修眉》

速度线参考了一拳超人。P4老秦掰断了自己的Ipad。

PS调色太难了。吾已经尽力了。


……梦见乱动偶被猫叔殴打了。
大概是做表情包的报应。
就,就多做几个呗……
(猫叔:风评被害.jpg)

微博看到的,做个表情包。
原图来自 布袋戏沙雕bot 评论。

儿子梦工厂 日月番外

【日月向,严重OOC,各种私设,现代paro,恶搞,潜在雷注意。】

【本章跟原剧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一丁点梗都不搭,纯属个人脑内YY。】

【前文


才子那些事 10.0


其实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素还真自暴自弃的想。

毕竟他有很多朋友。

很多很多朋友。

这样想着,素还就找了一页书陪他去买手机。

时间还特意选在周日。

素还真想,哼哼,只有书大这样又高又帅又有品味的人才配做劣者的墙头!

于是他屁颠屁颠的去了手机城。

……肠子都悔青了。

一页书遭遇“丧子之痛”,头还光着。

不仅光着,还殷勤的剃毛、打蜡,光的干净、彻底、熠熠生辉。

他的周身还环绕着慈悲、严厉、涅槃重生的高僧气息。

素还真当时就没忍住,往后退了一步。

可惜他鸽子还没放出来,就被眼尖的书大抓住了。

一页书怜悯的说:“素还真,节哀。”

素还真说:“滚蛋!”

一页书说:“素续缘能善用有限的生命,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已经是死得其所了。”

素还真说:“等我人肉到那个脚本作者,我看谁才是最跳脚的!”

一页书说:“强加的命运,未必就是他所意愿,你应该学学刀狂剑痴,坦然接受自己的命——”

素还真堵住耳朵说:“泥奏凯泥奏凯!窝不听窝不听!”

这趟手机买的万分艰难。

因为一页书的名气和新造型,他们很快被粉丝围炉……围住了。

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其中一个姑娘还开了直播,完全没法好好逛街。

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刚走没两步,素还真就接到了妹妹的电话。

因为周围太吵,素还真就开了外放。

然后他就听到素柔云尖叫着说:“哦霸——你怎么可以对人家始乱终弃——

素还真吓得马上挂了电话。

然而旁边的一页书及其粉丝全都听到了。

大概有一二十个人吧。

加上直播的观众,总共两三百个人吧。

素还真正准备演技一波说“谁呀打错了吧”,素柔云的电话又来了。

……然后他一连挂了五个素柔云的电话。

总算艰难的关掉了手机,一页书就沼跃鱼似的看了过来。

沼跃书慈悲的说:“有事你就先走吧。”

素还真说:“没有啊,我没事啊,刚才那是打错——”

沼跃书打断他说:“麦假了,大家都知道的。

素还真说:“我不是,我没有——”

沼跃书说:“你无所谓,我不想被误会。”

素还真顿时无语凝噎。

沼跃书指挥粉丝说:“我朋友有急事,请大家让一让。”

然后素还真就被一路送了出去,连手机店的门也没摸着。

 

早知道就不叫他了……

素还真风中凌乱。

去哪里好呢?

满大街都是人,人群里都是情侣。

素还真受到了刺激,决定先找个地方大吃一顿。

一对情侣擦肩而过。

男的说:“辣条好吃吗?”

女的说:“还行,给你尝一点?”

素还真回头,看到两个人亲亲密密的啃煎饼果子,顿时被闪瞎了狗眼。

他掏出手机,决定再约个朋qiang友tou。

手机还是当年谈无欲的那台。

摔了两次,屏幕上满是裂痕,居然还能用。

素还真低头,看到手机上反射的阳光,顿时被闪瞎了狗眼。

他摸着手机,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

素还真愣了愣,把手机收好。

他向前走去。

街头艺人弹着吉他,呻吟般高唱着“我好想你”。

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他身边流过,无数情侣与他错身相交。

争吵的情侣,卿我的情侣,互相踹来踢去的情侣。

世界很大,世界这么大。

世界上各式各样的情侣,与他错身。

歌者呻吟着“我好想你”,声音矫情又天真。

素还真掏出手机,按下电源。

素还真说:“在哪?”

素还真挂断电话,开始满大街找出租车。

街头艺人画风一转,开始唱“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素还真满头黑线,爬上出租车走了。

 

机场很远。

开出城的时候还遇到了堵车。

素还真看着前面无穷无尽的车屁股,忍不住又打了个电话。

……关机。

不会已经上天了吧?!

素还真心急如焚,恨不能下车跑过去。

司机看了他半天,忍不住说:“赶不上就算了吧,别把眉毛挠秃了。

素还真足足想了二十秒才明白他说的是自己的漩眉

素还真怒道:“那是天生的!”

司机说:“歹势歹势。”

经过这一闹,素还真冷静了下来。

他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找人。

车流总算移动了。

出租车一路飞驰着到了机场。

素还真付完钱,顿时肉痛到不能自已。

他一边念叨着“这么多钱绝对不能白花了”,一边疯……风一样冲进机场。

谈无欲正要过安检门。

素还真从二十米开外冲过去,把他从门里拖了出来。

谈无欲说:“干什么——”

素还真一把抱住他,大声说:“谈无欲,我喜欢你!

围观群众发出一声惊呼。

素还真松开手,用真诚、纯朴、奔放、沈挚的表情看着谈无欲。

他说:“你也喜欢我,好吗?

两人的眼神接触到一起。

素还真忽觉特别羞耻,噌的脸红了。

谈无欲意识到什么,也跟着脸红了。

围观群众突然开始鼓掌。

素还真鼓起勇气,亲上去。

因为紧张,他的动作格外笨拙。

跟打架似的。

谈无欲推开他,捂着嘴说:“你、你、你——”

素还真说:“我没喝酒。”

强硬的拉开他的手,亲上去。

围观群众掏出手机拍照。

广播里传来女声:“各位旅客,飞往xx的航班……”

谈无欲挣扎起来。

照理是瘦的拗不过胖的,但不能真不让人上飞机,素还真就没敢亲太久。

谈无欲终于一脚踹开素还真,嗖嗖的跑了。

素还真挤进人群,在隔离带外冲他大喊:“师弟啊——”

谈无欲脚步一顿。

素还真说:“记得带纪念品啊——”

谈无欲回头,冲他竖了个中指。

素还真看着他拖着箱子,消失在人群中。

他正想找个地方喘口气,就看到两个穿制服的大哥汹涌而来。

……

素还真被扭送了警卫室。

 

秦假仙的讨论组已经很久没人说话了。

一线生说:“我有个宝贝,你们要看吗?”

素还真说:“什么宝贝?”

秦假仙说:“不看,晕针。”

一线生说:“不是那个宝贝!”

一线生说:“你大爷的!你才是针!”

素还真说:“我看我看~发给我~”

一线生说:“素还真,你确定你要看?”

素还真说:“要呀要呀~”

一线生说:“……发你私聊了。”

素还真说:“……”

素还真说:“一线生!我警告你赶快给老子删掉!”

秦假仙说:“哦咧!”

秦假仙说:“我看!一线生!快发给我!”

素还真说:“秦假仙!你找死!”

秦假仙说:“@喜羊羊羊 发我发我!”

一线生说:“一百元。

秦假仙说:“这么便宜!买了!”

素还真说:“一线生!你敢!”

秦假仙说:“卧槽!卧槽!卧槽!”

秦假仙说:“@百世经纶 @刀狂剑痴 你们要不要看?友情价十五元!”

素还真说:“秦假仙!你找死!”

一页书说:“不看gun”

叶小钗说:“……”

素还真说:“秦假仙你给我等着!”

秦假仙说:“为防某人杀人灭口,我决定把这个东西传到群里去。”

素还真说:“你敢!!!”

秦假仙说:“五百。

素还真说:“不是十五吗!”

秦假仙说:“那是撕票,这是赎金!”

素还真说:“你大爷!”

秦假仙说:“快点啊,我已经在上传了!”

素还真说:“算你狠!”

一线生说:“@天下第一帅 麦独吞赎金啊。”

秦假仙说:“@喜羊羊羊 私聊。”

素还真说:“一线生!老子要跟你绝交!绝交!”

一页书说:“无聊”

叶小钗说:“退款”

素还真说:“你们!!!!”

素还真说:“上线来!清香白莲今天要怒火烧尽九重天啦!!!!!!!!!!!!!!!!!!!!!!!!!!!!!!!!!!!!!!!!!!!1111111”


【再次强调本故事纯属虚构,各种OOC超纲,千万不要当真。】

【还在看我这些拙劣故事的道友们,感谢,中秋快乐。】

【以及还有一个谈无欲side大概一千字没写完,emmmm……说好了中秋发就中秋发,那个就当番外的番外吧。】

【这篇的初衷就是为了给自己发糖,官方在黑暗期黑老谈真是黑的死去活来,看着他挣扎着寻求自己的一席之地真是看得泪目。明明咱也是根正苗红的正道先天,莫名其妙的就沦为了跳梁小丑。看过有人说怨恨素还真不帮忙……emmm对于CP党确实那阵互动太少太苦,不然我也不会自割腿肉,但是对于剧情本身,那会的编剧恨不能坑遍苦境来显示素还真的牛x,有这种操作一点也不奇怪……好啦黑暗期吐槽很多遍了不啰嗦了。总之呢肉我是割完了,甜不甜的就……】

【再心疼一波黑暗期的老谈,挣扎求生神马的。好在他挣出了一条路,虽然不是一帆风顺,然而苦难更见人心,正是有这些挣扎经历,他才能如此的接近人心。

人生不易,我们大家都加油吧。】

[三鲜]随便写写

接到了山竹预警所以随便写写。
是搞笑的,大概有点ooc,不要认真。

剑子第一次遇到台风天放假,内心十分兴奋。
小剑子说:“感谢台风叔叔让我放假!”
一个没看住就跑了出去。
然后他就被风刮跑了。
还好有棵刮倒的树接住了他,不然小命就没了。

众所周知,龙宿特别喜欢雨。
台风天既放假又下雨,当然也很兴奋。
在他提出“想去赏雨”的时候。
儒门二话不说,就开出了武直9。
小龙宿一边华丽的赏雨,还一边捡了个不华丽的、被吹跑的剑子。

佛剑第一次遇到台风天放假,也有一点兴奋。
然后他的师父就给他放了些人们遭受自然灾害的纪录片。
小佛剑流着泪说:“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就出去斩台风了。
然而他并没有被吹跑。
直到师父过来叫他吃饭,才停下挥击空气的手。
吃完饭,他师父又给他放了台风形成的科普视频。
小佛剑说:“灭绝希望的世界若是天命,逆天之路,不由分说!”
就去自学了水利气象。

突发情头。
所以我一单身狗画情头究竟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