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爬墙狂魔,自赞先锋。

[诗]漓江塔

漓江塔
比起桂林
更像是柳州
然而
我却在
南宁
一个潮湿
缺水
荒芜的
山丘之上

[牢骚]牢骚

突然明白我为什么老看这些美妆、穿搭公众号不顺眼了……她们都是混知乎的啊……一股子精英气息……所以怎么可能会有600元以下的穿搭推荐呢……大爷刚够钱买优衣库……这群仙女已经把优衣库黑成路边的垃圾堆了……

可以,这很知乎……看的我深深怀疑祖国的实力已经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飞奔到了月球外……美英俄欧澳都是我国的臣属……其实我身处的不是中华大陆某省某首府而是朝鲜半岛北部农村……

知乎倒不是不存在干货……就是干货都埋在一千米以下的段子堆里……得挖……而且挖的很辛苦……说不定挖出来之前……你就先自卑到觉得自己拖了全国人民后腿而自尽了……

支持国货压根就不是情怀……是钱包……而且只能穿淘宝跟我买手办买颜料买游戏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因为就算把那些钱省下来……我他妈也买不起舶来品……而且照他们的说法……淘宝几十块差价的东西……其实都是一个档次的烂货……

不……我一点都不抑郁……也不偏激躁郁……更不愤青……

我就只是穷而已。


【给你们一个岁月不静好的博客,猜猜关注、点赞最多的人是谁?】

【别搞笑了,岁月不静好的人哪里来的时间写博客。】

放假四天想起明天要上班时我的表情。
原照片来自果壳。

[诗]刷微博有感


这个世界

只有烦躁的
人类
困于自己
的烦躁
烦躁
到死
烦躁的
人类
灭亡
于自己的
烦躁
到死

咣唧
烦躁到

咣唧
咣唧

躁到

第n次读某很喜欢的耽美文。
依然纠结在人设上。

虽然我个人很不喜欢披发、长衣、广袖并且经常觉得如此人设是OOC不科学自找麻烦毫无理喻并且经常为他们打起架来衣服头发缠在一起而担心或脑洞到突破天际……
但是奈不住大家喜欢。
真有人按我脑内的设定去画人设,一定会被甲方打死,或者穷苦一生。
因为没人喜欢干净的额头和后颈,简洁的袖口和衣摆,还有露出来的鞋。

但是要我忍住不吐槽武林人士长发飘柔大袖翩翩的刀口舔血刀剑无眼刀光剑影……忍不了!!!
没有哪朝的武官、平民每天穿着广袖长发飘飘飘来飘去的!没有!我噶里共!文官也很少的!仙人是仙人的!但是你们整天这么不考虑打架方便的广袖长摆满地摊大饼!我只想说!!!
再见!!!

(想把海报和书皮上侯○和明○头发剪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然而作者自己也在文里写了侯○的长发在空中飘荡……我死了,不用给我烧书。)

(顺便,我觉得,虽然侯○和○妙花也不错,但还是明○跟○木回○更配一脸。)

[混更]记梦

今天是个节,但是我没有什么能更的,就写写早上做的梦吧。

有人给我发了个牌号。
*17。
是墓地的牌号。
要在天黑之前找到这块墓地,住进去,否则会有危险。
一块块墓地由红砖围成半米的高台,新挖的黑色泥土湿润而肥沃。
我渐渐飘了起来。
墓碑上刻着数字,刻痕填着各色油漆。
梦么,照例找不着。
但天也没黑。
一直是黄昏,金色的夕阳。
我飘在空中,焦急的四处寻找。
发牌人在身后催促。
所有人都在寻找。
天黑了。
墓地里的居民一个个醒来,飘出泥土。
四周亮起了火把。
或是他们手执着火把,我已经记不清。
他们在空中漂浮,排成队列巡视。

城管突然冲了出来。
说这群人涉嫌诈骗、传销。
发牌人和居民就都被抓走了。
全部。

我似乎是在一座墓里。
泥土很舒服。
外面的人在恳求我写一本回忆录。
关于大学里那个小破协会。
协会百年纪念,要把曾经的成员都聚起来。
我想,我他妈才待了三年,有毛好写的。
但聚会还是去了。
学校完全变了个样子。
全是树。
枫树,梧桐,红和黄的叶子。
掩映着红砖的宿舍小楼。
聚会就在梧桐道下。
大家都是年少时的模样。
傻逼的傻逼,自恋的自恋,猥琐的猥琐。
新的会长也是个少年。
我飘在空中,感到欣慰。
他们又开始恳求我写纪念文章。
我想,妈的,一百年了,这小破协会咋还没倒闭?!
我又想,妈的,学校都狗带了,怎么可能一个学生社团反而存在?!
嗖嗖的就醒了。

……

╮(╯_╰)╭

我才知道苏打绿的那个“我好~想你~”是《小时代》的曲子。
瞬间从“我好~想你~”变成了“我好~想钱~”,并且毫无违和感。
……刚算完帐真的好!想!钱!!!!!!!!

商业套路并不讨厌,讨厌的是明明想圈钱又不肯拿出诚意,非要靠什么情怀。

……十年前我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十年前我可能会把圈钱的诚意当情怀。

不管怎么说,没诚意我是不会买账的。

毕竟钱那么贵。

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是……真的没什么实感。

没觉得对不起谁,也没觉得可怜,觉得不会结果真的发生,也只是觉得自己点背而已。

只是想起一般婶对这种事的敏感和口诛笔伐,有点怕。

“就一个数据包重练就好”这种的观点,说出来会被打死吧。

[日记]╮(╯_╰)╭

看了一天四娘八卦的感想。

1.四娘为什么如此遭人恨,一定程度上也跟他出来蹦哒的年代有关。70、80两代的精神面貌是一条鸿沟,70后还有那么点奉献精神,80后长在私有化和公有制打架的年代,跟70前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四出来的时代,正好是80一代进入叛逆期和踏入社会的两个十年,他的渣人品和风生水起与新旧两代人的社会矛盾和精神冲突正好同期。说的不负责任一点,他是社会矛盾激化的一个缩影,是一个堕落的符号(且不论这个符号是否具有那么强烈的代表性和意义),一定程度上,我觉得他承载了很多人对社会的不满。

2.仔细想想,我还真买过他们旗下的东西,一本叫《下垂眼》的四格漫画,后来好像被我妈撕了……啊,老夫逝去东流随水无的少女心……

3.看了关于hansey的部分,还有微博一个律师大佬写的公关走向,脑补起了四娘出柜哭诉歧视并爆AIDS……不,不可能,爆A就狗带了,国内目前零容忍啊。出柜哭歧视倒是有那么点可能,不过鉴于出柜基佬在国内艰难的生存状况,应该还是不太可能。而且腐女很多反抄袭的,宅腐几乎没有不是C婶粉丝的,一旦出柜吓跑“直”粉,可能就没人买他的东西了……

4.哎呀那个八卦贴写的真好真萌,我都想相信四冬是真爱了……但是照片好辣眼睛啊……

5.虽然一向不赞成法不责众,不过这种时候,就很庆幸法不责众了~

6.李枫的书没读过,不过我呢是真心希望这只是牵扯利益的炒作,这样的话即使最后被压下去不了了之,人至少还活着……想想巫山童养媳,北电侯亮平,这个社会总爱在你以为你能做点什么的时候一桶冰水浇下,好点的灭了你的希望之火,坏的直接把你打成粉蒸脆骨……而且炒作的话,四娘就有竞争对手了啊,韩塞太不给力了,唐七脑子里就知道撕逼。出版社们也是怂球,被根号二压着赚了这么多年钱,就没个思路开阔的大佬搞个郭敬明第二?别跟我说不可复制,马云爸爸都不是没有竞争对手的,区区一个四娘,嚣张这么多年也没个同级别的对手,简直是出版界之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