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叫名字不要叫大太,主营布袋戏OOC同人,温赤日月不坚定杂食,坑多,更新看脸。

买滴胶准备做温赤的耳钉然后送了我三个鹿角的模具……鹿角!是鹿角!是鹿角诶!
好开心心~(*/∇\*)
(但是铜丝买细了就很拙力)

哇,第一次见到这种直白说出“我就是嫉妒你360°无死角的美貌”的反派……关键是说完这话他就把兰哥的面皮给扒了……可怜的兰哥,虽然千岁兰也很可怜,但是……她没有兰哥好看啊……

(说起来他俩的细平眉还真是很有夫妻相)

p2 一小段个人觉得非常精彩的打戏,剑剑到偶,近中远上中下镜头切换,还同时兼顾了物理和法术攻击……争王记以来的打戏都很精彩,比黑暗期提高的那可不是一点两点。

p3 谐星兰哥

渡生剑:悦兰芳,如果你是男人,就与我出天坛相杀

兰哥:好!(丝毫未动)

p4 安排的明明白白……

p5-6 沉迷兰哥的盛世美颜不能自拔,啊,真水~


记录一段将来会被打脸的口白(龙图霸业23):

花姬:百花争艳,就算能在一时绽放光彩,终有一天,也必将凋零枯萎。

兰哥:万物有生便有死,落叶归根,乃是天地循环不变的定数。

花姬:你对生死超然吗?

兰哥:非也,我不少圣人,无法面临死境而安然自得。

花姬:那就算明白这个道理,不也是枉然?

兰哥:道理人人会说,悦兰芳虽然看阅千经百典,但是却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做法。对我而言,人的一生不过如同南柯一梦,只是别人认为我自私,认为我残害忠良,但是在这个现实的武林,谁不自私,谁不铲除异己,否则武林也不会动乱至今。

花姬:你好像对现实非常的不满。

兰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知我为何会出生在这个乱世,但是我既然立身在此,我就必须为生存而拼斗。

花姬:当初,你立身四大公子在内,又是堂堂汗青编之主,为何还会对现实如此的不满,导致今日走向如此的困境?

兰哥:一失足成千古恨,对武林所谓的正道而言,我也许十恶不赦,但是事后他们投入天策麾下,与我当初之决定又相差多少。只是,我没照他们的意思去做而已。

花姬:你所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兰哥:有时候连我自己也不知,权势虚名,我早就已经享受过,但是仍然感到空虚。现在的我,只想为自己而生存,因为有一日,我要让世人明白,其实他们跟我,又有何不同。同样是为了生存,我只是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兄弟,但是那又如何,一个人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最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花姬:你的求生意志令人欣赏。

兰哥:是悦兰芳多言了。


祝兰哥早日拿回面皮……

(兰哥:这不是取决于你自己补剧的速度吗)

本来截了个gif想吹一波黄大的……但是看到洛子商狗带使我整个人都薛之谦了……吹不动……虽然知道会复活也吹不动……
总之就是黄大的常规操作吧……大概就是前一秒驯刀者警告经天子“这个武功练多了会变得不男不女”下一秒nili小经经就不好好说话半句男声半句女声了……然后操偶也随着黄大的声音改变……女声时优雅的摇男声时疯狗一样的摇……太默契了……
其实布袋戏就是一种默契呢……即使是八音才子也不能真的说出男女老少几千个角色音……总有一部分得靠观众识别其中差异再加以脑补……这就是观众与口白的默契……一旦养成这种默契了你就再也回不去国语了……怎么听怎么尬配棒读……口白与操偶师之间也有默契……这个不用细说了吧…还有整个团队间的默契……团队与观众的默契……就是这种默契令我着迷……想想看你日常生活中哪来这么多默契……跟你父母还吵架呢遑论陌生人……但就是能通过这个小小的布袋戏跟辣么多素未谋面的人达成默契……突然就感动了呢……

虽然已经剧透有预告了而且知道会复活而且那个死法是确实老洛自己作的(真·画作)看到了还是很不适……神他喵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怎么我站一个cp就被拆一个呢……有毒吧……
小黑衣你的新虎皮衫略丑,配上那头散发格外山大王……仿佛随时都会喊出“来人去抢那个白衣给老子当压寨夫人”……哎这个脑洞不错……
兰哥果然谐星了……虽然脸和台词都很正直但是被秦假仙吓到这种桥段是谐星无误了……好加在脸和台词都是正直的可以假装不谐星……

p1 令人羡慕
p2 afk玩家表示只要a的够久小判都不缺,只好拿去肝活动了。
p3 仔细想想,大哥你这话有点流氓……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经乡下务农武士……
p4 本丸二美。(莫名有点搭)
p5 这好像不是什么好成就。

看了某口红广告与*暗 示的文章,我决定修改一下某段子。

1. 小狐真是太适合秋景惹~
2. 想看手入室play。
3. 兼桑,好腰啊ԅ(¯﹃¯ԅ)
4. 难得啊,能从那个人(刀)手上抢到誉。
5. 联队战夜盲+怕冷队。

等等,兰哥?兰哥你居然亲手划船?亲手划竹排?……这、这一点都不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