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叫名字不要叫大太,主营布袋戏OOC同人,温赤日月不坚定杂食,坑多,更新看脸。

[杂谈]六月

突然意识到现在是六月了。

其实每个月的月初并不会有什么区别,除了个别自带长假的,无非就是在日常的工作、无聊、撕*、矫情之外再加上几份账单和商家广告。即使是每年一度、决定千万人今后的人生的高考,也不能使六月变得特别——在你离开高考的5年后,你只会觉得接送车堵的很烦。

但我在撕*找实锤的间隙,看到了一篇敦刻尔克的影评。

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是六月了。

那是一篇在大部分人看来或许都有些枯燥的影评,因为既不八卦,也没有背后的阴谋论,甚至提到电影本身的部分都很少,只是单纯罗列了二战中的一些史实。

但我看的很认真,我看的热泪盈眶,一如十数年前高中的课堂上,我读到那段历史的瞬间。

我不是一个深刻的人。

我常常因为肤浅的戏说沉迷某段历史,在查阅少量史料后,又以嗤笑的态度抛开。

比如日本战国史,比如文艺复兴,比如三国,比如唐。

我不否认,喜欢看网上的阴谋论,甚至脑洞比阴谋论更大的阴谋论。

我甚至会以自己有限的历史知识为荣,鄙视世上一切认真或不认真的历史玩家,觉得他们都是扭曲历史的SB。

我甚至是一个偏激、愚昧的人。

但敦刻尔克,从读到的一瞬,十数年,到现在依然能让我热泪盈眶。

无论我看过多少阴谋论,多少爱好者的撕*,多少真真假假的野史,多少认真或不认真的戏说。

敦刻尔克,始终能让我热泪盈眶。

7天,34万人。

不需要细数,不需要描述,甚至不需要哪里的电影以偏概全的煽情。

冰冷的数字,就足以让我热泪盈眶。


大概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

甚至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何情绪如此激昂澎湃。

不是没读过类似的历史。

绝境中的希望,平民的胜利,数千年的历史中绝不是独一无二。

诺兰的电影更不是原因,我其实认为那是一部美化战争的失败之作。

战争始终残酷冰冷,没有人性,没有奇迹,也没有任何希望。

所有人都是败者,都是廉价的牺牲,这是我从战争史中得到的认知。

那些片刻的奇迹和胜利,最终指向的始终是人类社会的全面崩溃,整个人类的失败。

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敦刻尔克能如此触动我。

或许,只是窗外的雨让我一时兴起罢了。

有人说,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我一直以为矫情。

真的矫情,并持续拉黑,嗤之以鼻。

但今天,我想说。

生活不只苟且的诗和远方。

还有许多,必须记住的。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