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自赞先锋,主营布袋戏OOC同人,温赤日月不坚定杂食,逢节……不一定更新。

儿子梦工厂 日月番外

【OOC注意,OOC警告,OOC严重。日月向警告,恶搞警告。前文http://dashaomai.lofter.com/post/1d22c8b5_1267e673 正文中秋节指路http://dashaomai.lofter.com/post/1d22c8b5_eb6e718


才子那些事 5.0


中秋节,苦境正道联萌公会搞了个线下聚会。

一线生要搬砖,就跟秦假仙请了假。

素还真当时就慌张了。

他赶快打电话给一线生说:“好友!好友啊!我们三十多年的交情!你不能弃我于不顾啊!没有你我活不下去啊!”

一线生二话不说挂了电话,把素还真拖进黑名单,标注为“诈骗”。

素还真只好去抱谈无欲的大腿说:“师弟!师弟啊!我们三十多年的交情!你不能弃我于不顾啊!没有你我活不下去啊!”

谈无欲踹开他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清香白莲!你就等着名声扫地吧!”

扭头就住到郊区的实验站去了。

素还真只好去找无忌天子

无忌天子拍着胸脯说:“酒品不好是吗!包在我身上!”

……然后素还真就杯具了。

那一场酒疯简直是他有史以来发过最大的酒疯。

比当年亲风采玲的时候还要壮观。

虽然醒来时并没有躺在医院里,但是被三传人揍到鼻青脸肿、腰酸腿软、四肢无力、五处关节脱臼、身上布满可疑痕迹的躺在一线生家里也好不到哪去。

但其实这都不是最惨。

最惨的是清香白莲的形象从此彻底崩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跟他一起组队。

话说回来。

发完酒疯,照例是要道歉的。

素还真就收拾了一下仪表,带上道歉专用的悲痛表情和纯真大眼睛,正气凛然、大义灭亲、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出门去道歉了。

他先去找了秦假仙。

……被打了出来。

又去找了狂刀和剑君。

……被打了出来。

最后去找了叶小钗。

叶小钗倒是没有打他。

只是睡眼惺忪的说:“啊?”

素还真正打算扑上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就看到谈无欲衣衫不整的从后面出来,脖子上带着可疑的红痕。

素还真顿时脑子一抽。

他说:“噫!师弟啊!你这是诱*侵*未成年rua——”

素还真被谈无欲打了出去。

 

谈无欲风尘仆仆的下了车,又风尘仆仆的上了楼。

……是因为实验做完了才回来的,并不是因为接到无忌哭诉的电话,不是。

而且实验站的臭虫实在是太凶了。

谈无欲挠着脖子上被臭虫叮咬的痕迹,掏出钥匙开门。

他小坐了一会,起身收拾行李。

楼下传来汽车喇叭声。

谈无欲下了楼,隔着宿舍的玻璃门,就看到疯狗一样的素还真左拥右抱的啃个不停。

当即笑翻在地,三十秒喘不过气来。

直到无忌天子在外面疯狂拍门,把舍管都叫了出来,他才慢吞吞起身走出去。

素还真一看到他,立刻疯狗一样扑了上来。

谈无欲一个勾拳撂倒他,然后对懵逼的三传人说:“愣着干嘛?打啊。”

……然后他就被舍管拖回去了。

谈无欲被关在门内,还锲而不舍的大声指挥说:“关节!打关节!卸了他就亲不了了!”

……然后他就被舍管关禁闭了。

好不容易摆脱舍管,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素还真被安全押送给了一线生,并没有进医院。

谈无欲顿时大失所望。

因为时间太晚,押送诸人就决定在T大借住一宿。

秦假仙等人去了门口招待所,剑君去了狂刀家,无忌和一页书的司机去了愁月家,剩下的刀狂剑痴就分给了谈无欲。

其实关于什么莲啊叶啊之类的传言,谈无欲听说过不少。

年轻的时候也曾经纠结过。

而且叶小钗看起来很淡定,是三传人里反应最小的。

不像剑君哭的涕泗横流,也不像狂刀气的怒发冲冠。

谈无欲想起那些传言,心里就有点

……然后叶小钗在浴室里足足刷了一个小时的牙。

直刷的牙龈出血,水槽里一片橘红。

要不是谈无欲拦着,估计他能刷到天亮。

谈无欲顿时无语极了。

未免给人留下心理阴影,谈无欲就把他的床让给叶小钗,自己跑去睡了素还真的床。

大概早上七点吧,谈无欲听到隐约的敲门声。

两人起床开门一看,居然是素还真。

带着道歉专用的悲痛表情和一双诚挚的大眼睛。

谈无欲正准备嘲讽他厚颜无耻,就看到他表情一变,一脸猥琐的说:“噫!师弟啊!你这是诱*侵*未成年rua——”

两人就联手把素还真打进了医院。

离开的时候,叶小钗结结巴巴的跟他道谢。

看起来很腼腆,完全没有游戏里冷酷的模样。

反而还有一点小萌。

谈无欲就跟他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好有时间一起竞技场。

……然后他经历了刀狂剑痴的十八重霉运地狱。

谈无欲就把叶小钗拉黑了。

 

(钗公强行出镜……)

 

【突然发文是因为……老子明天开始放5天长假咩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因为要加班实际只有两天……咩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