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自赞先锋,主营布袋戏OOC同人,温赤日月不坚定杂食,逢节……不一定更新。

儿子梦工厂 74.0

【霹雳布袋戏OOC恶搞向同人,无CP无CP无CP。】

【道友们元宵节快乐。】


74.0 徒儿梦工厂

 

上集(73.0)说到素还真被群众活生生孤立,状况惨烈无比。然而清香白莲从不轻易狗带,凭着彪悍的身手和帅气的外表(?),素还真很快勾搭到三个新生高手,带上了青阳子组成结拜战队(注1)进军5v5,并以不败战绩称霸本服竞技场,拿到本赛季跨服竞技大师赛入场券。大战前夜,结拜战队突生变故,具体情况不明,总之清香白莲及其队友在随后对东瀛战队的比赛中输的一塌糊涂,首轮即被淘汰,沦为本服耻辱。

……以上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一页书,呃,剃了个光头

 

首先得知这件事的并不是秦假仙,而是与一页书私交颇深的素还真。

虽然百世经纶在游戏里是一个光头,但在现实生活中,有着深厚家世背景、广泛粉丝基础、时不时就需要露个脸的一页书还是很注意形象的。素还真还偶尔有穿拖鞋出门的时候,一页书可是从来都全副武装整整齐齐。

突然冒出个穿的跟一页书一模一样却剃了个大光头的“一页书”,饶是惯见风雨的素还真都没敢上前相认。要不是一页书主动向他打招呼,素还真恐怕就要掏出手机拍照发朋友○“路遇高仿一页书”了。

第二个得知这件事的也不是秦假仙,而是到T大参加保研复试的叶小钗。

耿直的叶小钗当时就懵逼了十秒,然后结结巴巴的道歉“对不起认错人了”。

第三个得知这件事的还不是秦假仙,而是跟素还真打架受伤住院的谈无欲和给他送鸡汤的一线生。

震惊之下的一线生当时就打翻了鸡汤,烫伤跟谈无欲一起住院去了。

第四个得知这件事的仍然不是秦假仙。

秦假仙是与其他群众路人一起,在最新一期的电竞访谈直播里知道的。

 

[公会][天下第一辩]:[百世经纶]你不够朋友!!!

[公会][天下第一辩]: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不第一时间通知我老秦!!!

[公会][天下第一辩]:过分!!!!!!!!!!

[公会][天下第一辩]: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发朋友○!老秦我一天刷八百遍朋友○!他要是发了我能不灾!为什么不发朋友○!不发就是不够朋友!!!!

[公会][天下第一辩]:过分!!!!……(以下略)

[公会][百世经纶]:……

[公会][天下第一辩]:进组!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待!!!

 

秦假仙和一页书组了队,一个小时后,天下第一辩灰溜溜的下线了。

原本想组老秦去散霉运的叶小钗只好找了狂刀,两人一步一掉线的玩了两个小时,终于在野怪身上捡到了七个铜板,勉强算是散完了霉运。

叶小钗与狂刀道别下线,顺手打开Q○一看。

秦假仙的签名居然从“人帅*大心灵美~”变成了“我想静静”,修改时间就是在跟一页书聊完之后。

……仿佛有股八卦的味道呢。

叶小钗想了想,敲了敲秦假仙。

 

刀狂剑痴:……

秦假仙:散霉运?

刀狂剑痴:一页书?

秦假仙:……

秦假仙:我

秦假仙:不行,你让我静静消化两天。

秦假仙:*的,信息量太大。

刀狂剑痴:……

秦假仙:有啊!一点都不夸张!

秦假仙:不信你去问他!

刀狂剑痴:……

 

叶小钗想了想,翻出好友列表里的百世经纶。

一页书的签名居然也改了,从“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变成了“为真理而生,为正义而死。”,还带了标点符号,一看就很不寻常。

 

刀狂剑痴:……

一页书:稍等。

 

又带了标点……

这个一页书绝对不正常!

叶小钗打开了儿子梦工厂,一边养孙子一边等一页书的回复。

半小时之后,一页书终于发来了消息。

 

一页书:怎么?

刀狂剑痴:新发型不错。

一页书:……

一页书:你也是来打听八卦的吧。

刀狂剑痴:……

一页书:没关系,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一页书:就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忽有所感而已。

一页书:人生无常,更应该坚定自己的道心,走当走之路。

 

似乎是遇到了很严重的事情,该不该问下去好呢?

叶小钗陷入了纠结。

一页书却自顾自的说了许多大道理,没五分钟就刷屏了一大截。

叶小钗看他好像挺淡定,就试探着问了一下。

 

刀狂剑痴:……?

一页书:哪里没听懂?我再说一遍。

刀狂剑痴:你遇到什么事了?

一页书:哦。

一页书:我徒弟死了。

刀狂剑痴:节哀。

一页书:嗯。

刀狂剑痴:等等,业途灵还活着啊?

一页书:不是那个徒弟。

刀狂剑痴:灵心异佛?

一页书:儿子梦工厂。

 

叶小钗:……

一向只玩动作类游戏的知名暴力狂一页书居然玩了个养成游戏,叶小钗顿时觉得有点虚幻。

 

一页书:儿子梦工厂是个好游戏,很有教育意义。

 

正在思考一页书会以何种暴力姿势养儿子的叶小钗受到了惊吓。

这……这真的是一页书,而不是给他代练的雾谷老人?!

 

刀狂剑痴:……???

一页书:作者是我道中人,说的话都很有哲理。

一页书:[图片]

 

十几张密密麻麻全是字的游戏截图顿时刷满了屏。从对话框缝隙里的颜色和立绘碎片看来,的确是儿子梦工厂没错。

叶小钗看了看其中几张,似乎是一个叫“创世者”的人与一个叫“截颅学道”的人讨论禅理的对话。满屏的文言看的叶小钗脑仁发疼,赶快拉过去看一页书的消息。

 

一页书:这一段说的很有道理,从儒学的角度阐述了……(以下略)

一页书:佛与道……(以下略)

……(以下略贯通三教解释禅理的一千五百字)

 

叶小钗感觉头更疼了,赶快发了一串省略号打住。

 

一页书:嗯?

刀狂剑痴:……

刀狂剑痴:那,那个,你好像很喜欢禅理?

一页书:我是此道中人。

刀狂剑痴:……

刀狂剑痴:你要出家?

一页书:出家在家,都是一样。

一页书:我不必成佛,我只是我。

一页书:唯有成为众人心目中的佛,才算是真正的佛。(注2)

 

一页书又说了许多绕来绕去的禅道哲理。叶小钗看了半天,总算明白秦假仙的“信息量大”是从哪来的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故事,竟然能让暴力狂百世经纶一页书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注3)

叶小钗十分好奇。

 

刀狂剑痴:剧情?

一页书:嗯?

 

禅理没有引起注意,无关紧要的剧情却勾人兴趣,一页书看起来不大高兴。但在叶小钗的追问(……)下,他最终还是简述了一下徒弟“截颅”如何两次代师受死、自己如何两次强行打出复活线、游戏如何强行BE弹出 i w○nna、最后自己如何在游戏的洗脑下放弃坚持、牺牲徒弟砍死反派。

听完这个故事的叶小钗表示懵*。

这种情况下正常的反应不是应该打死制作组吗?!一页书居然还觉得这游戏有教育意义是个好游戏?!

 

刀狂剑痴:………………………………………

一页书:暴力不能解决一切。

刀狂剑痴:?!!!!!!!!

一页书:当初截颅为义而死,求仁得仁,虽死犹生。

一页书:吾硬去改变生死定数,让他在苦海沉沦,只是使他一再受苦。

一页书:我救他一次,他会再死,生死病痛,无人能逃。

一页书:我应该对截颅做的事情,不应是延长他的性命,而应是教他如何善用有限的生命,死得其所。(注4)

一页书:看开吧,叶小钗。

一页书:金少爷与金小开自有命数,不必强求。

一页书:佛……(以下略)

 

叶小钗彻底无语了。

他打开儿子梦工厂,看了一会蹦哒着给爷爷放烟花表白的禆善和左非,把一页书设置成了“屏蔽此人消息”。

 

(注1:跟四弟等人组队打东瀛的不是青阳子,而是汗青编的那个谁和搞姬的那个啥丝,因为太龙gui套luan懒得写。

注2:此段把“佛”替换成“一页书”就是创世狂人原剧台词。

注3:此处ooc私设,叶小钗、秦假仙等人不知道一页书除了喜好运用暴力还喜欢念佛打禅。与已发布的前文可能有出入但是太长找不着了,有发现bug的道友欢迎留言bug位置。

注4:此处是原剧原文。)



【思考了一下,元宵节并不是所谓“传统情人节”,圆圆的元宵真像一页书光头……所以还是不发日月番外,发正文吧。】

【没错,我又双叒叕没存稿了。】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