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自赞先锋,主营布袋戏OOC同人,温赤日月不坚定杂食,逢节……不一定更新。

儿子梦工厂 日月番外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日月CP向注意,日月CP向注意,日月CP向注意。】

1.0 http://dashaomai.lofter.com/post/1d22c8b5_11f338d4

2.0 http://dashaomai.lofter.com/post/1d22c8b5_12431891


才子那些事 3.0

 

对于谈无欲的经历,一线生深表同情。

一线生说:“*的他搞你打我干嘛!亏我好心窝藏你!大爷不陪你们玩了!”

然后把谈无欲连人带行李扔了出去。

谈无欲在旅馆住了三天,很快就被素还真找上了门。

两人在旅馆大堂打了一架,被扭送派出所之后又扭送了医院。

治疗的途中,素还真接了个导师的电话,走了。

谈无欲催着医生赶快包扎,提了药火急火燎往外跑,一头撞在一个胖子身上。

胖子说:“师兄?好巧你也在这里啊!”

谈无欲抚着心口说:“妈呀吓死我了,还以为是素还真……”

谈无欲仔细看了看胖子的脸说:“无忌?无忌天子?你怎么胖成这样了?”

无忌说:“……我没有胖!我只是脸大脸大而已!”

谈无欲说:“麦说这,喂,你们宿舍有空床位没有?”

无忌说:“啊?”

谈无欲说:“你师兄我被仇家追杀,急需一个所在居住,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无忌说:“没有啊。”

谈无欲说:“那你同学的宿舍有没有?”

无忌说:“呃,我给你问问?”

无忌天子拿出手机。

谈无欲说:“有没有立刻马上现在就能住进去的?”

无忌张开口正要说话,旁边突然走过来一个姑娘。

姑娘说:“无忌?”

三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无忌天子想了想,慢吞吞的说:“愁月,这我师兄……”

愁月说:“你好。”

谈无欲说:“你好。”

无忌说:“愁月啊,我师兄他……刚从国外回来,找不到住处,能不能先在你那里住两天?”

谈无欲和愁月看向无忌。

无忌说:“呃……就住两天……”

谈无欲说:“喂我是男的诶,男女——”

愁月说:“行啊。”

谈无欲和无忌看向愁月。

愁月说:“反正我那空着也是空着。”

愁月说:“我不介意,你呢?”

无忌和愁月看向谈无欲。

谈无欲说:“呃……不。”

愁月说:“你什么时候搬?现在吗?”

谈无欲说:“下午吧,东西在旅馆呢。”

愁月说:“需要人帮忙吗?无忌,医生说血雨没事了,你下午就去帮忙吧。”

谈无欲和愁月看向无忌。

无忌说:“哦,好……”

愁月姑娘走了。

谈无欲和无忌都看着她。

谈无欲说:“这姑娘不错。”

无忌大惊失色说:“你不是……gay吗?”

谈无欲说:“紧张?她是你女朋友?”

无忌说:“不,不是……”

谈无欲看着他。

无忌抹着汗说:“说来话长……你,你下午搬?哪个旅馆?”

 

谈无欲住进了愁月仙子家。

愁月仙子是他同一个大学的学妹,日语专业,爱好是文学和古筝。

因为男友无忌不肯公开恋情,愁月陷入了尴尬的多角关系之中,目前正在为此发愁。

妹妹有过类似经历的谈无欲给她出了不少主意,两人颇有一点相见恨晚。

……然后无忌就过来了。

无忌说:“我们宿舍有床位了,下午就帮你搬。”

谈无欲说:“这么急?我跟愁月说一声——”

无忌说:“我跟她说过了,现在就搬。”

谈无欲说:“……”

谈无欲说:“这么紧张还死不承认她是你女朋友?还说为了维护兄弟友情?我不是你兄弟?”

无忌说:“你不搬,我就把这里告诉素还真!”

谈无欲嗤笑说:“素还真撩妹最厉害了,墙头能排出宇宙去,你确定告诉他完蛋的是我不是你?”

无忌说:“……”

无忌抱住谈无欲的大腿说:“好哥哥!求求你搬了吧!我都为了你逼走舍友了——”

谈无欲说:“喔,还有这种操作?看不出来无忌你挺厉害的嘛。”

无忌说:“求求你啦师兄!人家已经失去兄弟啦!再失去愁月就没法活啦!你忍心看着你一手带大的小师弟横死街头——”

谈无欲说:“搬是要搬的,但是不能现在搬。”

谈无欲说:“我打听了,素还真明天出差去x市一星期,等他走了再搬。”

谈无欲说:“对,还要防着实验室那群人告密,这样,你先把东西搬过去,我晚上绕后面翻墙去找你。”

无忌瞠目结舌的看着他。

无忌说:“师兄,你跟他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

谈无欲说:“这你别管,你们宿舍几人间?有空调吗?有热水吗?有独立卫生间吗?”

 

(1.原剧愁月也是鄙视老谈的人之一,两人交集不多,关系不好;2.原剧血雨风生是被傲笑杀quan死tui的,但我就是想甩锅给无忌。)

 

无忌天子的宿舍很挤。

面积跟博士的两人间一样,却挤了六个人。

厕所和浴室都是公用。

不过谈无欲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现在住来并没有什么不习惯,还颇有一点怀念。

……才怪。

谈无欲住的很不习惯。

主要是因为无忌的舍友。

无忌的舍友们不是很友好。

不,是完全不友好

尤其是傲笑红尘,鄙视的眼神露骨到谈无欲都想揍他。

反正也没打算长住,谈无欲就没有敷衍这些临时舍友。

……然后他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

谈无欲活活找了两个月,吵翻了七八个中介,也没找到合适的房子。

这期间,他与方界宿舍四人的相处越来越困难,好几次都差点打起来。

谈无欲觉得,自己是前辈,想当初也是一大尾流氓,搞定这群小兔崽子不在话下。

然后他就很心大的放任关系恶化了下去。

某天下午,谈无欲出门看房。

回来的时候就出事了。

无忌天子在宿舍煮泡面,一不小心来了个平地摔,把面泼到了谈无欲的笔记本电脑上。

受到惊吓的无忌一时脑抽,揣了瓶洗洁精给谈无欲“洗电脑”,把他的电脑彻底搞坏了。

听完此事的谈无欲说:“呵呵。”

无忌天子嗫嚅着说:“师……师兄,那个,你的电脑……多少钱啊?我赔……”

谈无欲说:“呵呵,不贵。”

无忌顿时满怀希望。

谈无欲说:“两万六吧。”

无忌顿时满脸绝望。

为了还债,无忌天子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游戏帐号和公会都送给了谈无欲,急匆匆联系了工作,搬出去实习了。

没有无忌天子的缓冲,谈无欲很快就跟舍友们吵了起来。

傲笑红尘说:“就算无忌搞坏了你的电脑,你就不能原谅他吗!他还是个孩子,这么压榨他你对得起良心吗!只是一台电脑而已,就不能算了吗!”

谈无欲说:“我砸烂你的电脑,你能跟我算了吗!”

傲笑红尘坚定的说:“我能!

谈无欲转头就把他的电脑砸了。

傲笑红尘转头就把谈无欲打了。

其他三人见状,纷纷扑上来帮手。

……后来谈无欲就住院去了。

 

听闻谈无欲跟本科生打架入院,素还真屁颠屁颠的就来了。

素还真说:“哎呀师弟啊~你真是刀未出鞘先生锈,人生自古恨白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谈无欲二话不说,抓起床头的烟灰缸就扔了过去。

素还真闪身一躲,烟灰缸正中端着鸡汤进门的一线生。

一线生捂着额头说:“唉呀喂哟,我好心给你做鸡汤,怎么还要被你这样对待?唉呀喂哟,我可爱的面孔啊,真是好心没好报……”

素还真幸灾乐祸的说:“对呀对呀~谈无欲就是这样恩将仇报、反面无情、自私自利、铁石心肠的人吱啊——

……

谈无欲被护士骂了。

素还真和一线生双双去急诊了。

 

傲笑红尘很正直,谈无欲是知道的。

傲笑红尘很楞,谈无欲也是知道的。

很正直很楞的傲笑红尘站在面前端端正正、规规矩矩的叫他“谈部长”、给他道歉,谈无欲是懵逼的。

尤其他还误会了所有人、把事情脑补成了另一个模样、锲而不舍的被骗着

谈无欲盯着他看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该吐槽还是该解释。

谈无欲说:“其实——”

傲笑红尘说:“嗯?”

谈无欲看着他倏然皱起的眉头,顿觉腿上一疼

谈无欲抹着冷汗说:“没,没关系。”

傲笑红尘说:“哦。”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总算把傲笑安抚了下来。

谈无欲忍不住又抹了把汗。

他看着傲笑正直的大叔脸,不禁想,当初到底是谁把这么个傻货招进纪律部、还当了部长的?

傲笑准备告辞了。

谈无欲忍不住说:“傲笑啊。”

谈无欲拍了拍傲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人心是很复杂的,不要被表面的事实蒙蔽了真相啊。”

傲笑红尘正直的点点头,走了。

谈无欲看着他正直的背影,不禁想,这家伙真是立校三百年来纪律部最大的耻辱。

然后他听到素还真喜滋滋的说:“傲笑红尘啊~就是你打的谈无欲吧~哎呀哎呀真是打的好噗——”

傲笑红尘义正言辞的说:“素还真学长,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样的幸灾乐祸、手段卑劣、奸诈狡猾!”

傲笑红尘说:“谈部长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三生不幸!”

谈无欲听着他正直的声音,不禁想,我大纪律部果然是人才辈出!

 

(前事请参考《儿子梦工厂71.0》,原剧傲笑不喜欢素还真的原因是海殇君,但海殇君的破格我不想写(无论正文还是番外),所以此处OOC。)

 

不论学生发生什么代记,导师惦记的永远是项目和任务。

素还真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屁颠屁颠的引着导师去了谈无欲的病房。

谈无欲正靠在床上玩手游,导师和素还真鱼贯而入,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导师慈祥和蔼的问候了谈无欲的近况,话锋一转,又语重心长的说起了项目,最后谆谆教导他说:“我看你伤养的差不多了嘛,下周就回实验室吧,好几个项目还等着你收尾呢。”

谈无欲顿时面如土色

素还真在旁边幸灾乐祸的说:“是啊,师弟啊,我看你面色红润、气色极佳,完全不像个住院病人嘛~要不你今天就出院了吧,我那还有个项目规划图要你画——”

导师说:“素还真,你不是说你的图画完了吗?”

素还真顿时面如土色

导师转向素还真,咣咣咣训了他一通,接了个电话回去了。

素还真和谈无欲被训的面如土色,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又一起发愁起来。

谈无欲皱着眉头说:“妈的,才回来几个月也要被压榨!”

素还真说:“你算好的了,我可是被活活压榨了一年半!一年半啊!”

谈无欲说:“当初怎么就报了这么个专业!”

素还真说:“还不都怪你!”

谈无欲说:“明明都怪你!”

两人没营养的吵了一会,素还真累了,一屁股坐到谈无欲床上说:“过去点,我睡个午觉。”

谈无欲说:“你也不嫌脏。”

素还真说:“你很脏吗?”

谈无欲说:“这是医院的床。”

素还真说:“这是你的床。”

谈无欲给他让开位置,然后掏出了手机。

素还真说:“玩啥呢?”

谈无欲说:“○○师。”

素还真说:“哦,图鉴全了吗?有S○R吗?告诉你哦,本欧皇可是有十支六勾S○R队伍——”

谈无欲说:“*奴大保健嘛,全世界都知道了。”

素还真说:“……”

病床窄小,身边躺了个人,谈无欲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勉强玩了一会,放下手机,坐着发愣。

素还真突然说:“……谈。”

谈无欲干巴巴的说:“干嘛。”

素还真说:“你……”

素还真说:“你还,喜欢我吗。

谈无欲扭头看了看。

素还真的脸被枕头挡住,看不到表情。

谈无欲转回头,盯着黑屏的手机。

良久。

他听到素还真的呼吸声,均匀而绵长。

谈无欲轻声说:“……不知道啊。”


【开工大吉,希望今年顺利完结不卡文……】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