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叫名字不要叫大太,主营布袋戏OOC同人,温赤日月不坚定杂食,坑多,更新看脸。

儿子梦工厂 73.5

【小年更一波。霹雳布袋戏老剧(古早剧)恶搞OOC同人,无CP无CP无CP。】

【给还记得这个文的诸君拜个早年了。】


73.5 莫召奴

 

莫召奴同学是个好同学。

他身高一米七六、体重六十公斤、身材修长匀称、身体健壮发达、成绩优秀、双商爆表,几乎是“别人家孩子”中的完美楷模。

……几乎。

莫召奴同学是个美人

字面意义,毫不夸张,实实在在,正正经经的美人

莫召奴的美超越了男女性别之分,消除了中外审美之异,见到他的人,没有一个不觉得他好看的。

这样一个人,却因为长的太美而经常被搞错性别,造成生活上各种不便,可见老天给你开了个门,就一定会关窗。

 

熬过大一,莫召奴终于领到了外宿许可,愉快的搬出了学生宿舍。

……每天被人偷窥拍摄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莫召奴整理了一天,终于把租屋收拾干净。他望着整洁的家具、干净的窗帘、漂亮的绿植,内心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期待。

为了庆祝新生活的开始,莫召奴决定换个服打游戏。

……然后他就收到了来自姐姐、姐夫、女朋友和公会大佬们的疯狂轰炸。

再三保证只是去玩玩、一定会回原服之后,莫召奴打开霹雳英雄,选了个新服捏脸建号。

已经是老玩家的莫召奴轻车熟路,建了个白衣胜雪、眉目如画、长发飘飘的美男子,屁颠屁颠开始练级。

一周后,莫召奴已经在新服混的风生水起,200个好友将近加满,也有了自己的竞技场固定队,甚至结拜了三个好“兄弟”。

这个“兄弟”打引号,是因为莫召奴怀疑,其中一个是女扮男装的妖人

 

莫召奴打开Q○,把游戏截图发给亲友,并附提问:“你们觉得这个人是男的女的?”

君夫人说:“女的。”

鬼祭将军说:“女的。”

良峰贞义说:“女的。”

良峰秀泷说:“gay的。

莫召奴:……

莫召奴把女朋友的对话框挑出来说:“你为什么觉得他是男的?”

良峰秀泷说:“很明显是男的啊。”

莫召奴说:“哪里明显了?”

良峰秀泷说:“跟你一样明显。”

莫召奴说:“我是男的!”

良峰秀泷说:“所以他也是男的嘛。”

莫召奴说:“……”

莫召奴说:“你嫌弃我娘娘腔。”

良峰秀泷说:“我没有啊。”

莫召奴说:“你嫌弃我娘娘腔……”

良峰秀泷说:“我没有啦。”

莫召奴说:“你嫌弃我娘娘腔!”

良峰秀泷说:“好吧,你是有一点娘。”

莫召奴说:“你居然说我娘娘腔!!!”

莫召奴说:“我要跟你分手!!!”

莫召奴把良峰秀泷拉黑了。

良峰秀泷:“……”

 

下课了,莫召奴掐着时间,在女生宿舍楼下堵到了提着热水壶的良峰秀泷。

莫召奴说:“把我加回来呀。”

良峰秀泷说:“你不是说分手?”

莫召奴说:“就……说说气话而已嘛。”

良峰秀泷瞪了他一眼,笑了。

良峰秀泷拿出手机,把莫召奴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莫召奴在旁边看着,对她说:“你吃过饭没?”

良峰秀泷说:“吃过了。”

莫召奴说:“哦,有没有兴趣再吃一顿?”

良峰秀泷收起手机说:“没有,减肥。”

两人就一起去了食堂。

为了向良峰秀泷证明自己的判断,莫召奴翻出了群聊和私聊记录。

良峰秀泷说:“嗯……是挺聒噪的。”

良峰秀泷说:“但是没规定男的不能聒噪啊。”

莫召奴说:“姐姐、姐夫和你哥都认为是女的。”

良峰秀泷说:“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上。”

莫召奴给清香白莲发了个视频邀请。

清香白莲拒绝了。

莫召奴说:“看!这一定是做妖心虚!”

良峰秀泷说:“这不算,你给我哥发视频,他也会拒绝。”

莫召奴说:“……”

莫召奴说:“你等着,我给你找证据,一定要让你心服口服。”

 

晚上,莫召奴打开游戏,照例去了新服。

莫召奴在副本队里说:“弟兄们,我们来语音吧,房间号xxxxxxx。”

舞造论说:“哦,好。”

龙眼佛说:“行啊,我拿下耳机。”

清香白莲说:“好哒好哒~我换下大号~”

四个人都来了。

莫召奴咳了一声,首先说话了:“大家好,我是心筑情巢。”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不知是谁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你,你是心筑情巢……本尊?”

莫召奴说:“是啊。”

不知是谁说:“没有用……变声器?”

莫召奴不高兴的说:“没有!”

房间里顿时一片尴尬的咳嗽。

不知是谁说:“不好意思,我,我一直以为你是……女孩子……”

不知是谁说:“我也……”

不知是谁说:“呃,我也……”

莫召奴说:“过分啊喂,我有哪里像女人吗!我明明是个男号!”

不知是谁说:“嘛,毕竟霹雳英雄的男号比女号要漂亮那么一点点,所以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用男号啦……啊,在下清香白莲,请多多指教哦~”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清香白莲说:“怎么了~被劣者华丽丽的声音惊到——”

莫召奴说:“你是男的?”

清香白莲说:“……”

莫召奴说:“没有用变声器?”

清香白莲说:“当然没有!”

房间里顿时一片尴尬的咳嗽声。

清香白莲说:“你们难道都……你们讨厌!”

莫召奴忧伤的说:“你怎么能是男的呢?”

清香白莲说:“……我怎么不能是男的了!”

莫召奴说:“外观党、喜欢穿莲花、ID很娘、说话很嗲……”

莫召奴说:“怎么看都是个女的啊?”

不知是谁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大笑。

不知是谁说:“女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

清香白莲说:“谈无欲!你找死!!!”

清香白莲掉线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不知是谁小心翼翼的问:“咱们……还……副本么?”

莫召奴说:“……”

莫召奴说:“……走吧。”

 

那之后好几天,清香白莲都没有上线。

莫召奴在Q○上给他发了很多消息,道歉的询问的都有,只得到一条“没关系”的回复。

跨服战开赛当天。

莫召奴看了看好友列表,“清香白莲”几个字还是灰的,上线时间是五天前。

现在怎么办?

队员们在竞技场入口碰头,互相询问了一番,都没有清香白莲的消息。

倒计时一分钟。

清香白莲的头像突然一亮,总算是上线了。

几个人赶快组上队,用传送符把人拉过来,急急忙忙进场。

第一战的对手是隔壁服的精英队伍,也是莫召奴从前的小伙伴。

看着对面熟悉的面孔,莫召奴颇有一点感慨。

但他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的感慨,就被清香白莲毫无意义、莫名其妙、捉肩掣肘、恍如隔世的走位技巧折服了。

四名队员还没反应过来,清香白莲就被打死了。

由于清香白莲是队里唯一的奶,所以尽管莫召奴等人实力强横,依然被同是高手的对面虐的体无完肤、狗血淋头,很快输掉了比赛。

刚出竞技场,清香白莲就被愤怒的队友们打死了。

莫召奴围观了一会清香白莲鬼畜一般的烂操作,摇摇头正准备下线,就接到了姐夫的电话。

鬼祭将军得意的说:“哈哈哈哈,惨败了吧!我看你那个服也没什么高手嘛,本服第一弱的一匹,要不要我带人过去拯救一下你啊~”

莫召奴说:“呵呵呵呵呵呵……”

两人又聊了一会,鬼祭将军突然说:“小弟,你们那个清香白莲,挺可爱的嘛,有Q○号没有啊?”

莫召奴说:“啊?”

鬼祭将军说:“有妹子大家认识一下,不要独吞嘛~啊,不要让你姐姐知道哈~”

莫召奴说:“……”

他顺手挂了电话,拉黑鬼祭将军,找姐姐告状去了。

 

【注:1. 莫召奴被误会性别确有其事,是渡鹤影的老婆在小还真(不是素还真)的误导下把四弟当成女人,遂答应帮助他(好像是为了救饼还是傲笑);2. 饼没有被误会过性别,只是因为女装(神秘女郎)被说过无所不用其极;3. 谈无欲没有出过场,此处强行;4. 与东瀛决战的是素还真、莫召奴、舞造论、龙眼佛、无情丝、汗青编早期的一个妖道角,并没有青阳子,此处强行;5. 文诏之战以素还真获胜、其他人狗带为结局,与本文所写相反;6. 花嚼百炼生确实被勾搭去了东瀛,但并不是因为女装;7. 因为看的年代久远(一年前)很多剧情记不清,敬告读者切勿以为原剧也长这样。】

【十分猥琐的提示:忘记前文的点儿子梦工厂tag。】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