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自赞先锋为老谈疯狂打call并抱起就跑!

[东离剑游纪]东离吃鸡纪

【东离剑游纪x绝地求生,不正经OOC无CP向。看剧突发奇想,但其实我也没玩过吃鸡,规则还有武器啥的都不懂,不要计较……来猜他们都是谁?

 

丹翡其实没玩过逃杀游戏,会玩吃鸡纯粹是为了陪哥哥。

丹衡倒是玩过几部逃杀游戏,技术也不菜,但是他宿舍的网很烂,经常一掏枪就掉线,久而久之,就没人肯跟他打游戏了。

兄妹俩组队双排了几次,虽然没有吃到鸡,但是排名也比丹衡一个人的时候高很多。尤其丹翡运气不错,经常走在路上面前就掉下来一只空投,什么98*、M**之类的随便拿到手软,丹衡就跟妹妹两个人一直双排了下去。

又一局开始了。

兄妹俩找了个没人的片区跳伞,不出意料之外的又拿到了一堆枪和子弹。

丹衡装上4倍镜,带着妹妹开始跑圈。

两兄妹在草丛里默默的苟着,好不容易爬进圈,就被一个身上背着三把枪、看起来非常土豪的人发现了。

观察细致的丹衡发现三把枪只有一个人,当机立断抱起M**跳了出去。

然后他就掉线了。

丹衡满头大汗的踹着路由器,刚看到绿灯亮起,丹翡就说话了。

丹翡说:“哥哥,你被爆头了。”

丹衡:“……”

丹衡说:“丹翡!你一定要带着哥哥的遗愿!好好的苟下去!”

丹翡:“……”

 

丹翡一个人在草丛里爬。

丹衡开了观战视角,从QQ上给她指令。

丹衡说:“卧槽!后面有人!”

丹翡说:“啊?哪里?”

然后她就被围炉了。

丹衡说:“快跑!”

丹翡只好爬起来,企图冲出包围圈。

枪林弹雨之下,她很快就没血了。

丹衡说:“快!快吃个药!”

丹翡说:“我我我……我没有药啊!”

丹衡说:“绷带呢!”

丹翡说:“胶、绷带……”

正在手忙脚乱的时候,远处跑来一个路人,哐哐两声,用平底锅把围炉的全干翻了。

兄妹俩看的一愣一愣的。

平底锅跑过来说:“没事……诶?救错人了?”

丹翡&丹衡:“……”

平底锅说:“唉……算了,你们快走吧,他们一会就起来了。”

说完就收起锅走了。

丹翡这才发现被他干翻的三个人其实没有死,正在打绷带。

丹翡赶快打了针肾上腺,跑了。

 

丹翡跑了很久。

她记着哥哥的话,没进房子,专挑山脊上跑。

丹翡跑了很久很久,但丹衡却一直没有说话。

丹翡忍不住趴了下来,切出去看QQ。

发现丹衡果然掉线了。

过了一会,丹衡打了个电话过来、

丹翡主动说:“哥哥,我会带着你的遗愿默默苟下去的。”

丹衡说:“……呃,其实我是想说,我跟朋友出去玩屁股先锋了,你不想玩了就下线吧。”

丹翡嗖的就挂了电话。

丹翡在草丛里苟了很久很久。

由于太过小心翼翼,缩圈的时候,她离地方还有很远很远。

眼看就要来不及了,丹翡就扔了身上的98*,没命狂奔起来。

刷的一声,一辆车在旁边停下。

车上的人说:“快上车!”

丹翡就爬上了车。

司机看了她一眼,说:“靠,救错人了。”

丹翡:“……”

还好司机没朝她开枪,也没让她下车。

丹翡就默默的跟着司机开进了圈。

吉普车目标很大,司机刚开出去没多远就被人轰了。

他把车停下来,很快就跑过来一个拿着98*、戴着三级头的人。

司机说:“大哥!大哥是我啊!”

三级头说:“*的!杀的就是你!”

三级头掏出一个平底锅。

司机和丹翡趁着他切换武器,嗖嗖的往两边跑去。

三级头愣了愣,把平底锅换成冲锋枪,朝司机那边追去。

 

丹翡看了看地图。

圈越来越小,服务器还有15人。

她苟进河里。

嗡嗡嗡,天上掉下来一个空投。

就在岸上,离她只有25米。

丹翡在水里苟了一会,感觉应该没有人,就慢慢向岸上游去。

她刚爬上岸,就被人爆头了。

还好没死,她赶快爬进空投的阴影里,给自己贴绷带。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哈哈哈!受死吧!”

丹翡吓得“啊”的叫了一声。

后面的惊讶道:“女的?”

丹翡说:“什、什么?”

后面的说:“真的是女的?没有用变声器?”

丹翡说:“是、是啊?”

后面的说:“哎呀!美女啊!美女你好,美女我叫卷残云,你叫我阿卷就好。美女你QQ号多少啊?美女咱加个好友呗?”

丹翡立刻转身往河里跑。

后面的立刻跟着她跑进河里。

远处传来砰砰的枪声。

丹翡中了两枪,还好她照着哥哥说的“蛇皮走位”,没有被爆头。

后面的中了一枪,立刻跳上岸大叫说:“狩云霄!你打错人啦!”

丹翡就趁着混乱游走了。

 

丹翡在河里游了很久,直到缩圈。

她爬上岸,往小树林里跑去。

丹翡趴进树林里,正要打绷带,身边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

一个女的说:“小妹妹,你也苟啊?”

丹翡说:“……”

一个女的说:“小妹妹,这里很危险的。看见那边的厕所没?那里面有个挂*,穿墙外bilibili挂,见谁打谁,很可怕的。”

一个女的说:“你应该走另一边,绕过去。”

丹翡说:“你为什么不绕?”

一个女的说:“……”

右边突然蹿出来一辆吉普,车上下来四个人,端着枪朝厕所围去。

刚走一半,就被人砰砰砰的打死了。

一个女的“哦豁”了一声,说:“看到没?”

一个女的说:“小妹妹,我苟了,有缘再会吧。”

说完就爬走了。

丹翡蹲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哪里好。

也是她运气好。圈子缩来缩去,都在她身边缩着,也就不需要动。

一批又一批人冲了过来,都被厕所里的打死了。

服务器还剩下6个人。

丹翡第一次排进前十。

看着名单里陌生的名字,她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

 

圈子快缩到丹翡身后了。

丹翡看了看地图,下一次她就不在圈里,必须移动了。

前方那个挂*不好对付,只能从后面绕。

丹翡担心的向后看了看。

居然看到一个熟人。

平底锅还是拿着平底锅,正从山坡下慢慢的爬上来。

丹翡往右边挪了挪。

平底锅爬到她左边,说:“诶?你还活着啊?”

丹翡说:“嗯。”

平底锅说:“怎么苟这了?还有15秒,不动吗?”

丹翡说:“前面有挂。”

平底锅说:“挂?叫啥?举报他啊。”

丹翡说:“不知道叫啥。”

两人沉默了3秒。

平底锅说:“不行,我得走了。”

平底锅说:“小妹妹,看你挺顺眼的,一会我跑出去吸引火力,你就从那边绕吧,虽然慢了点,满血的话还是能绕过去的。”

丹翡说:“嗯。”

平底锅拿着平底锅,嗖的蹿了出去。

丹翡什么也没拿,也跟在他后面蹿了出去。

平底锅说:“卧槽?你跟着我干嘛?”

丹翡说:“我……我以为你骗我的……”

平底锅说:“……”

 

两人在枪林弹雨中疯狂逃窜。

也许是运气太好,居然真给他们蹿出去了。

平底锅抹着汗说:“艾玛,这运气,可以去买彩票了。”

丹翡中了一枪,默默打绷带。

平底锅说:“妹砸,走,就剩一个圈了。”

两人苟到圈子附近。

趴了没一会,就看到那个揣着三把枪的土豪跑了过来。

另一边,戴着三级头的人也跑了过来。

两个人一照面就开始互射,射了一会,三级头狗带了。

三把枪开始朝草丛里扫射。

平底锅和丹翡都中了好几枪。

远一点的某个地方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系统立刻提示“keigai1338”被杀,服务器还剩下4个人。

平底锅说:“我,你,三把枪,还有一个是谁呢?”

这一个很快就现身了。

居然是那个司机。

司机说:“哎耶,小妹妹你还活着啊?”

丹翡说:“……”

三个人沉默了2秒。

司机说:“我有个主意。”

司机掏出一把98*说:“我刚来的时候,在路上捡到了一把枪,一会我冲出去干死他,然后我们一起等圈缩到最小,谁能抢到光柱谁就吃鸡。”

丹翡说:“好。”

平底锅说:“你不怕他骗你?”

丹翡说:“啊……”

司机说:“我这么诚实的人怎么会骗人呢?”

平底锅说:“毛线,喂妹砸,你信谁?”

丹翡说:“呃……相信他也没什么坏处……”

平底锅悲愤的说:“凭什么啊!明明我更诚实好吧!”

 

时间越来越近了。

平底锅说:“不行,我不相信你,你把98*交出来,我去干那个挂*。”

司机说:“那我也不相信你,要不我们把枪给妹子吧。”

平底锅说:“不行,怎么能让妹砸做这种围险的事情,还是我上。”

司机说:“我不信你,不给,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在这,看那个挂*吃鸡。”

丹翡说:“呃……其实我第一次进前五……”

平底锅说:“身为玩家怎么能只满足于前五!必须吃鸡啊!”

丹翡说:“我……”

平底锅说完,就跳起来拍晕了旁边的司机。

丹翡:“……”

三把枪的枪立刻就扫射了过来。

平底锅就地一滚,迎着枪林弹雨冲了上去,拍晕了三把枪。

丹翡:“……”

平底锅又跑回来,对丹翡说:“妹砸,快,进圈。”

也没捡98*。

平底锅说:“妹砸,你血够不?要绷带不?”

丹翡说:“……够的。”

平底锅说:“你站到圈中心去……对了,一会会有个光柱,你杵那儿就不会被毒,能吃到鸡了。”

三把枪打了绷带,抬起头。

平底锅走过去,一锅拍晕他。

还有10秒。

砰的一声枪响,三把枪死了。

平底锅立刻跑过去,照着司机的头就是一锅。

司机躲开锅,大叫说:“大哥!大哥我扔枪了!我没武器!”

司机说:“不就想让妹子吃鸡么,好啦好啦随在你啦。”

司机和平底锅就绕着丹翡跑了起来。

样子非常的蠢。

丹翡站在圈中间,感觉十分尴尬。

时间到了。

平底锅说:“先走啦,妹砸再见。”

司机说:“再见再见~”

他们俩就倒下了。

丹翡的屏幕了弹出一行字。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吧。

 

【写完突然意识到,这东西又是个“懂布袋戏梗的人不懂游戏梗、懂游戏梗的人不懂布袋戏梗”的杯具……所以其实我写成什么OOC都无所谓了。】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