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叫名字不要叫大太,主营布袋戏OOC同人,温赤日月不坚定杂食,坑多,更新看脸。

[请假条]

工作之后更新就没有成功的连续过。开始是因为一不小心浪太过了,工作没做好差点失业(……),总算熬过去稳定下来的时候,又碰上我妈退休亲自上门监工……

没有抱怨的意思……只能说我一奔三的成年人,依然不敢违抗家长“不许不务正业”的命令,也是怂的可以……

突然觉得“什么都要人点头肯定才敢做下去”的自己,格外的残破。


……很多话写了删删了写,舍不得的珍藏起来,定稿的时候发现都没有意义。

嗯,反正,近期内是不会有更新了。


我突然想迷信一把的把素还真供起来烧香……双十二错过了来到中途纸胶带,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啧。

悖悖论:

男权制的致命错误是在厨房水槽边装了窗户让女人得以看到外面的世界

这名字!!!友谊也ojbk啊!!!
(然而搜不到)

这周边……很微妙。
(想了想出谁的好像都不对)

蛇精病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然而大部分还是答错了)

(我仿佛是个假粉)

我本来写了几百字想说一下这个试验的安全问题,但是想想别的科普号说了辣么多,能看懂的早就看懂了,看不懂的再看我写的也还是看不懂,拉鸡巴倒算了。

这事我最开始觉得他是试验造假,因为本垃圾实验室要做个编辑胚很困难,不只是精确打靶困难,连注射后保证活下来都很困难,他用22个胚做出两个编辑婴儿我他妈是不信的。后来他们开始讨论伦理,我还说中国人讨论胚胎伦理就是个笑话,性别鉴定流产一条龙了解一下。过了一天风向就全变了,铺天盖地的都是伦理,仿佛一夜之间国人都开明了进步了信仰了天主教,哪哪都是“恶魔科学家”这种中世纪猎杀女巫式的论调。

呵呵。

我不是说这个试验是正确的,也不是说它没有违反伦理的部分,我只是对这种仿佛跟风西方媒体的态度不以为然。一夜之间仿佛人人都是伦理大家,站在孔夫子巨人的肩膀上俯览众生小,而他们批判的对象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大恶人,满怀恶意的开启了地狱的大门云云。

是,贺某某的确可恶,不负责任的试验设计,欺瞒蒙骗的志愿者知情书,国际大会上的故意炒作和事后的自打脸,还有说的最多的对伦理底线的打破。骂他的人也没有骂错,这个人所做的这件事确实后果严重,也确实可能造成科幻小说中所写的人类悲惨结局。

但是“与快速发展的科技相匹配的道德”的缺失,不是全社会的事么。

仿佛骂完贺某某,自己就摘干净了。仿佛一个道歉,家暴就洗清楚了。仿佛交了八亿,责任就不应被追究了。

大风气就是这样,什么都追求短效不顾后果。然而今天在台上跳梁的小丑,正是借了每一个人口中吐出的气,才能飞到聚光灯下。

在人类的社会,法是不能责众。但当你跨出人类的限制,放眼自然,蝴蝶效应比比皆是,聚少成多的稻草,反而是毁灭的原因。

如果有一天人类真的走入BAD ENDING,那么今天我对于一些东西的过分苛求,对另一些东西的得过且过,我的每一步不屑不谨慎不小心,甚至因为物流太慢给某宝卖家所打的差评,都是造成它的原因。

希望大家心里都有点B数吧。



(以及我还是觉得7对夫妻22个胚做不出来东西。就算做出来,也肯定不是啥好胚。还想上市呢,实名傻逼了。)

(顺便再diss一波基因检测,他妈的连基因的边都没摸着就开始自称自己无所不能,这点上我连华大都要diss,上市的全员傻逼。)

兰哥你……撕了张脸马上又换了张更英俊的……话说你披马甲就不能换个声线……这马甲薄到好似没披……(而且这个180度大转变真是太突兀了……)


其实螺蛳粉没那么久远到穿古装的历史……但是柳州的嗦粉少年真的有这么水……真的不骗你们……

茶魔魔:

螺蛳粉拟人

佛系的邪教教主,爱好四处闲逛,逮着人就问“你嗦不嗦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