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烧卖

爬墙狂魔,自赞先锋。

[素还真]达拉崩吧

【分身版】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王国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陛下我叫
白发剑者天官赐福花爵百炼生
初行雁
齐烟九点丹华抱一三余无梦生”
“是不是
白发剑者天官赐福花爵百炼生”
“对对
齐烟九点丹华抱一三余无梦生”
英雄白发剑者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城堡里出发
战胜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
公主和可怕巨龙
英雄拔出宝剑
巨龙说
“我是
业火红莲靛羽风莲精分墨水莲
日才子
有生之莲清香白莲千山乐雕缘”
“是不是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韩红精分莲”
“不对
有生之莲清香白莲千山乐雕缘”
于是
白发剑者天官赐福花爵百炼生
砍向
业火红莲靛羽风莲精分墨水莲
然后
有生之莲清香白莲千山乐雕缘
咬了
齐烟九点丹华抱一三余无梦生
最后
白发剑者天官赐福花嚼百炼生
他战胜了
业火红莲靛羽风莲精分墨水莲
救出了
公主啸月四智武童天海麒麟星
回到了
翠环山中琉璃仙境百棺机密城
国王听说
白发剑者天官赐福花嚼百炼生
他打败了
业火红莲靛羽风莲精分墨水莲
就把
公主啸月四智武童天海麒麟星
嫁给
齐烟九点丹华抱一三余无梦生
(啦啦)
白发剑者公主啸月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素还真
他的全名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人设版】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王国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
“陛下我叫
凡圣一体忍辱负重死地而后生
关怀众生
足智多谋谦虚有礼绝顶的还真”
“是不是
凡圣一体忍辱负重死地而后生”
“对对
足智多谋谦虚有礼绝顶的还真”
英雄绝顶还真
骑上最快的马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城堡里出发
战胜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
公主和可怕巨龙
英雄拔出宝剑
巨龙说
“我是
幽默风趣高深莫测超凡又脱俗
博学多闻
面似冠玉温文儒雅不拘的还真”
“是不是
幽默高深玉面文雅不俗的还真”
“不对
面似冠玉温文儒雅不拘的还真”
于是
凡圣一体忍辱负重死地而后生
砍向
幽默风趣高深莫测超凡又脱俗
然后
面似冠玉温文儒雅不拘的还真
咬了
足智多谋谦虚有礼绝顶的还真
最后
足智多谋谦虚有礼绝顶的还真
他战胜了
面似冠玉温文儒雅不拘的还真
救出了
公主还真过目不忘慈悲又亲和
回到了
天文地理琴棋书画医术三通城
国王听说
足智多谋谦虚有礼绝顶的还真
他打败了
面似冠玉温文儒雅不拘的还真
就把
公主还真过目不忘慈悲又亲和
嫁给
足智多谋谦虚有礼绝顶的还真
(啦啦)
绝顶还真公主还真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素还真
他的全名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

【1. 勉强凑齐所有分身……应该没有漏的吧?并不押韵绕口歹势啦~2. 根本用不完官方人设一百多个字……我不想再写一遍,不想。3. 有没有道友唱一唱呀~唱一唱嘛~打滚.gif~】

正……正版?你特么确定你不是在搞笑???

我又来败坏目小形象、恬不知耻的假装自己是神*温*啦~用b*******的遮暇涂成艺伎白总算勉强显出来蓝色……是说你一个遮暇为什么要做这么白???

后三张是美***口红画的眼妆,非常不日常、丧心病狂的红色。做法是红*南国打底、铺眼尾2/3,秦*灯影加强轮廓、下眼影,j*** l***吉*坡替代金色高光,因为太红又用过期n年的查**猫眼线液补了个扭曲的眼线……搞这么复杂,还不是睁眼没╮(╯_╰)╭

顺便吐槽红*南国,真·大杀器,老子脸都涂成艺伎白了,上嘴都能给我暗一个色号……这个色号最杯具的是,它的谜之荧光粉会让人看起来像东南亚*妖杀马特和保加利亚舞王,不论是口红、眼影还是腮红……嘛,也许不是全部肤色都不行呢?
另外,这个色号能把叠加在上面的秦*灯影带粉了,显色也是牛的一逼。秦*灯影倒是个好颜色,作腮红很自然,作眼影比较秋冬,涂成艺伎白再拿它作眼线,恭喜你你就是活的艺伎……作口红就算了吧。

*的,突然好想当妆娘啊,来十个漂亮的小姐姐给我糟蹋嘛~~~

四娘无所不在……lofter?lowter。

什么?理由?黑四娘需要理由?

[扯淡]12小时撸妆笔记

作为一个化妆新手,每次带妆出门我都非常忐忑,总觉得自己的脸就跟杀马特夜店小舞王似的辣眼睛,不停的想把它擦掉。
……但其实还好啦。
……但但其实,我觉得我过几天要去的工作单位很可能不需要化妆。而且以我晚睡晚起的尿性,按点上班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有时间化妆。
……所以学来有卵用哦。
……嘛,算了,开心就好。

这个笔记的主要内容有以下10点:
1. 吸了油我能活活白一个色号。
2.美康粉黛的玫瑰散粉有点牛逼,色号自然,气味还行,控油不错,少扫一点也不太干,能控个4h左右——室内、不出汗的情况下。此外,它的定妆效果简直6,活活能把粉底的持久度延长2~3个小时,我只刷了T区,5点的时候照镜子以为T区脱妆了,吸了个油,居然还是好的——在我下午去寄了两箱行李、出了一脸油汗的情况下。
3.美康粉黛的口红和唇釉啊~一如既往的不持久。号称干、哑光的红管,上嘴1小时后开始卡唇纹,卡到脱色的那种……当然我唇纹深、嘴上角质厚也是个问题。唇釉嘛,比口红润一点,掉色嘛大家都一样~一口水就掉没了。有趣的是唇釉的颜色全掉没了,嘴唇居然没有觉得干,说明里面的滋润成分还是很持久的……它家的唇膏大概不错?顺说老子涂口红从来不打底也不涂润唇,就是这么任性lan。
4.大内双就别搞睫毛了,直到我亲手把睫毛膏搙下来之前,我的眼睛都跟进了虫子一样难受。
5.但结果希芸那个39块的纤长睫毛膏还不错,被眼皮打了一下午也没晕,能很好的维持睫毛形状,也不会蟑螂腿——唯一的问题是,它不浓密,除了增加一些长度,它刷跟没刷就没什么区别。不知道火烈鸟怎样,可能浓密型的睫毛膏都容易蟑螂腿吧。
6.玛丽黛佳14块的眼影质量真好,我错了,你家甩诗佩妮二十条街……显色好,易晕染,不脱妆,不过据说不同色号有可能质地不同,呃……他家眼唇卸是真不错,比美宝莲强(这确定不是黑)。
7.一个非化妆品:美康粉黛赠品的润发膏,看了下说明书发现它是个洗发水……呵呵。随便用了一下,香精味重,但是好冲洗,洗完没有香味残留。润发上,不像蜂花会假滑(新学的词),反而像霸王一样感觉头发很粗硬,但看起来又没有很蓬松、刚硬。唯一的问题是,有点头皮痒。没有长期用,也不知道它有啥更多的优缺点。
8.另一个被种的草:佳雪spf30防晒霜,昨天(前天)第一次用,突然就爆痘了,也不知道是防晒、熬夜打游戏还是晚上谢师宴的锅。成分没细看,感觉有薄荷,脸上状态不好的用了能辣死你。很白,成膜(什么鬼)……干的很快。涂完后一直觉得眼睛很凉很舒服,一直爽到现在……等等,我好像没卸干净,容我再去洗个脸。
9.其实自从食堂没有了荞麦饸烙面、只能空吃小米粥之后我就没再长过痘了,吃辣条、花生瓜子也不长,可见果然是盐份的锅。聚餐照顾导师口味,没点辣但是很……不,就是陕西一般的咸。虽然长痘也可能是别的锅,但我还是倾向于聚餐,毕竟今天正常吃的并没有长痘,反而消了╮(╯_╰)╭
10.一切掉渣的化妆棉——不管它号称有多软、多牛逼、多贵——全都是!大!辣!鸡!!!

啊,又双叒叕熬夜了。
……嘛,算了,开心就好。

画了一下午,就画出这么个辣眼睛的东西来……

lof这个转载推荐傻傻分不清……孩子当然不会管你啦,孩子只会踢爆你的胫骨,而你并不能踢爆父母的胫骨,无论有没有孩子,因为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啊~

悖悖论:

久病以后感觉十分脆弱敏感

有点怀疑以后会后悔~

(说得好像有孩子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一样)

[刀剑乱舞]我家的爷爷死都不肯脱衣服

【三日月宗近x审神者。乙女尝试。大概有点OOC。】

 

一个婶……审神者拿到一把新刀首先应该做什么?当然是——全立绘,俗称的“扒衣服”。

别以为扒衣服就是猥琐,立绘收集可是有官方成就的,还给掉资源奖励——虽然少的可怜,但苍蝇再小,也是高蛋白啊。

眼前这个婶……审神者也不例外。尽管在官方设定中,刀男是高于审神者的神明存在,但俗话说的好:“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高贵的神明遇到不要脸的审神者,也只能一边脱一边保持围笑了——

并没有。

本丸之中,就有这么一把比不要脸的婶……审神者更无敌的存在:天下五剑之一、被尊为最美之剑、自称为“老爷爷”的三日月宗近。

 

随着音乐响起,一众出征刀剑结束了战斗,带着满身伤痕疲惫回到了本丸。

对于审神者“神秘的微笑”和跃跃欲试的“狼爪”,刀剑们已经习惯了,自觉主动的脱下战袍(……)进入手入室。

审神者挂上老鸨式的笑容,和蔼可亲的对站在一边的刀男子说:“爷……三日月宗近大人,药和纱布我都备好了哦?还有新鲜舒适的热洗澡水哦?您不打算来吗?”

三日月宗近摆了摆一尘不染的衣袖,眯起眼睛慈祥的笑着回答:“不用了,我并没有受伤,热水还是留给其他人吧~”

望着远去的蓝色背影,审神者忍不住去拧旁边大俱利伽罗的脸:“不是说遇到了检非违使吗!为什么就他一个没受伤?!!!”

大俱利伽罗:“……”

 

虽然没有全刀账,本丸的40多把刀却都集齐了立绘——也就是说,都遭到了审神者的毒手。

除了三日月宗近。

这固然有天下五剑身份高贵的原因在里面,但真正的原因,乃是三日月宗近八风不动的笑容和高深莫测的本领——各种方面的。

早在察知审神者意图的10+级时期,三日月宗近就时常借口“老人家身体不好”,在出阵时光明正大的划水。此等行为被审神者发现后,三日月宗近又改为专职补刀,并凭借自己欧洲人的脸各种强行闪避溯行军的攻击。当审神者终于决定派他对抗检非违使以求一脱的时候,三日月宗近的武力值已经足够让他在检非违使的刀下也无伤通过了。

除此以外,三日月宗近还利用尊贵的身份在本丸建立了许多规则,不仅限制了审神者丧心病狂的偷窥行为,也为其他刀剑谋得了不受骚扰的空间。即使是主命人设的药研藤四郎等人,对他的这些行为也颇有些乐见其成,因此,三日月宗近在本丸刀男子中人气极高。在最难搞定的大俱利伽罗也“失贞”之后,守护三日月宗近大人的贞……不,立绘,就成了本丸所有刀剑共同且唯一的目标。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面对如此局面,区区一介人类的审神者除了锲而不舍的失败,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

又一次偷窥被刀男子们抓到,审神者照例用厚比地壳的脸皮哈哈哈了过去。打扮成忍者的巫女正准备回去睡觉,一旁穿着严严实实睡衣的三日月宗近突然开了口。

“你真的想要我脱衣服?”

此语一出,在场众人的脸色顿时都变得一言难尽起来。

审神者愣了一秒,迅速在脑内脑补了N种可能的对话,然后恍然大悟一般的说:“想、想啊!”

众人的目光移到三日月宗近的脸上。

审神者开始数那些脑补的回答,玛丽苏的、杰克苏的、恶搞的、傲娇的、腹黑的……

“啊哈哈哈,”三日月宗近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说:“不可以哦。”

说好的可以摸呢!骗子!

审神者翻了个白眼。

 

审神者与三日月宗近斗争已久,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

比如隔壁的婶……审神者。

隔壁的审神者是审神者的好友,两人的友谊起源于某次万屋内的相遇,巩固于颗粒无收的限时锻刀,终结于……审神者锻到了三日月宗近。

当然,在审神者亲自到隔壁的本丸给隔壁的审神者锻出隔壁的三日月宗近之后,两人又恢复了友谊。

“你就是心太软,”隔壁的审神者如是说,“你要是放手让他去过高级图,碰上个枪爹,不信他不脱。”

“诶……可是维修很贵还很费时间……”审神者为难的说,“而且也很容易碎刀……”

隔壁的审神者摇着头说:“别狡辩了,你就是心太软啊心太软~”

审神者说:“我……等等,你家的好像,也没脱吧?”

隔壁的审神者说:“那是,我舍不得。”

审神者说:“MDZZ!”

 

今天的天气不是太好,灰白的天空飘着沉重的雨丝,一切仿佛都在预示着某种不祥。

审神者在房间里不安的走来走去,时不时翻翻桌上的文书,时不时看看窗外的晴天娃娃。

“御守带了,马也带了,盾兵带了,铳兵、枪兵……”

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室内蓦地一亮,是远处划过了一道闪电。

审神者望着阴暗的天空,突然冒出了放弃的念头。

怎么想,都是自己的伙伴,重要的……

“神明啊,只要他能平安回来,我就一辈子不全立绘、不全刀帐,也无所谓啦……”

雷电一道接一道闪过,煎熬着焦虑的心。

“唉,这样好像不太诚恳……要不,一辈子单身,侍奉神明……?”

“啊啊,怎样也好啦!只要不碎刀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啦!!!”

熟悉的音乐声响起,审神者顾不上穿鞋,一路小跑着冲进雨中——因为和服缠的太紧,迈不开步子。

“山姥切!”

安全毯上沾满泥泞和血迹,审神者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开“你更漂亮了呢”的玩笑。

“遇到了检非违使……”山姥切架着重伤的三日月宗近,“他受伤最重,需要马上……”

“没事……”

刀男子精致的脸上浮出一丝笑意:“哈哈哈,现在,你可以随便脱了呢……”

话语在颤抖的唇边打了几个转,都仿佛被雨冲散,审神者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把他送到手入室。”

 

从深沉的睡眠中醒来,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无瑕,仿佛泡个热水澡一样的舒服。

三日月宗近睁开眼睛,意外的看到眼前收拾手入器具的不是审神者,而是药研藤四郎。

“怎么……?”

药研推了推眼镜:“大将说,这种的脱法她不要。”

三日月宗近微微睁大了眼睛。

“……我是说,你真的会手入吗?”

“不要小看有弟弟的人!”


雨还在下。

三日月宗近撑着伞,走过开满绣球花的池塘。

“诶?修好了?”

审神者坐在廊下,穿着干净的和服,肩上还搭了条毛巾。

“嗯。”

带着一身雨气,三日月宗近收了伞,坐到审神者旁边。

两人聊了些有的没的,慢慢进入正题。

“为什么……你不是对立绘执念很深吗?”

“……”审神者低了头,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舍不得嘛。”

“嗯?”

“我说,”抬起头,又是那个猥琐的搞笑艺人,“我要让你自愿脱下衣服,而不是趁着手入——”

“自愿?”刀男子又挂上慈祥的笑容,“你确定?”

“是啊,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

“可以啊。”

“……”

审神者用脸写了个汉字“囧”。

三日月宗近轻笑一声,捏住审神者的下巴,不出意外的看到那张脸以肉眼可见的最快速度红成了熟透的柿子。

“不过,看了我的身体,就要对我负责哦。”

“……”

审神者僵硬的扭开脸:“那,那,那,还是,还,算,算了,吧……”

三日月宗近还是慈祥的笑着,轻轻放下手。

气氛有一丝的尴尬。

“啊……”

云层渐渐变薄,终于裂开一道缝隙,几束光柱透了下来。

“呐呐,那个光柱,叫做丁达尔现象,是因为……”

审神者指着天空,正要解释高深(并不高深)的科学道理,转头却看到三日月宗近眼里月牙似的光影。

“……雨,停了呢。”

“嗯。”

 

(完)

 

【1.没有后续。完。其他的你们自己脑补;2.“雨停了”是审神者说的,“嗯”是爷爷说的;3.本来想加一段审神者喊“爷爷”三日月宗近喊“孙子”的段子,加不进去,桑心】

【4.应该不会再修改了,乙女写的我有点一言难尽……OOC也不改了,*的,好肉麻(哆嗦.gif);5.BGM是《回眸》你敢信?没错就是金光的那个《回眸》,我才不说另一个BGM是《告天地》呢;6.起因是做复健(……)画了个三日月宗近,想想我日服国服三个号从来就没有get到真剑必杀立绘……没错我就是那个“舍不得”的隔壁婶40多把刀只全了4把立绘的那个;7.一个腐女写的同人为什么是乙女?我哪知道,可能因为我刀男这块关注的产粮大大都是乙女向,吧。

【*的,好可怕哦,已然不知道怎么打tag了。】

可撕指甲油撕了伤指甲所以不可撕,但是不可撕的可撕指甲油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